首页 »

从红色样板到民间交流,这个上海劳模村让境外友人钟情60年

2019/9/22 22:28:57

从红色样板到民间交流,这个上海劳模村让境外友人钟情60年

退了休的周阿姨最近要开始接待境外友人了。曹杨新村的居委干部本想再叮嘱她几句,周阿姨乐呵呵地说,“我从幼儿园开始就知道怎么做了,早就‘看’会了。”

 

作为曹杨的“老土地”,她没有说大话。1952年,当时尚在城郊结合部的曹杨一村一工区竣工,从第二年起,曹杨新村便成为了国家首批外事接待单位。在改革开发前略显单调的上海,这里被赋予了别样意义,甚至有了“中国有个上海,上海有个曹杨新村”之说。

 

在过去的60多年里,曹杨新村先后接待了来自包括台湾地区在内的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多万境外友人,而在此过程中,曹杨新村的对外接待工作,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悄悄转型。

 

 


“红色血统”


 

外事接待为什么选择曹杨新村?单就居住条件,这里未必强过建在原租界的欧式洋房,但在曹杨新村村史馆负责人周佩春看来,曹杨新村有着别处难有的“红色血统”——它是1949年后,上海建造的第一个工人新村,而入住的大都是当时周边工厂的劳动模范。

 

从当时的维度看,无论是规划、布局还是配套,曹杨新村确有其独到之处。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,上下各三个开间供六户人家居住,每层配有卫生间与厨房,每公顷密度仅为278人,做到了“树绿、墙白、灯亮、路平”。这些新居,加上从苏州河边“滚地笼”内搬入的工人,成为新中国对外展示的一个样板窗口。

 

 

正因如此,那时候曹杨新村的接待,更多的是政治任务,而访客们多是来自社会主义阵营国家、第三世界国家以及多国的共产党人。参观的主要内容有两个:参观小区以及配套的幼儿园。普陀区委党史研究室编的《口述普陀》中这么写道,“外宾前来参观访问时,曹杨人都感到很光荣、很骄傲,‘翻身感’、‘报恩感’以及‘幸福感’之情在举止言谈中自然流露出来,他们代表了新中国翻身当家作主的人民心声”。

 

朱凤云老人,退休前是曹杨街道办事处副主任,从1955年起从事了30多年的外事接待工作。在她回忆中,外事组接待人员要上知天文地理,下知“鸡毛蒜皮”,平时要多关心国内外大事,“当时,为了便于外事干部学习,街道特别批准了我们多订一些报纸,比如《人民日报》,以便了解各类政策”。

 

在当时,接待外宾时候穿着的服装、鞋子都是自己的,没有特意准备。有人曾向朱凤云提议,应该向上级申请一些服装补贴费。这个建议被朱凤云否决了,“组织上让我们搞接待是光荣的政治任务,不能向上伸手”。当然,如果得到接待通知,居民也会做准备,洗洗弄弄,打扫环境卫生。

 

 

这类接待一直持续到文革初期,直到尼克松访华后又逐步恢复。数据显示,单就1976一年,曹杨新村就接待外宾279批,其中港澳台朋友五六十批,共计4187人次。

 

曹杨街道外事干部周木英还记得1971年美籍华人杨振宁参观的情景,“杨振宁回来是看望母亲,并前往曹杨新村参观托儿所、幼儿园、街道生产加工组,并到全国劳模许小妹家做客”。

 

周木英注意到,这位科学家很有小心思,问幼儿园小朋友各种问题,比如衣服、鞋子颜色,像是智力测试一样,“我猜他是想了解我们的教育情况”。杨振宁还向周木英打听曹杨新村的生育情况,“我正好分管这一块,正好问到了‘刀口’上”。之后,杨振宁还跟上海市妇联主席感叹,“曹杨干部很了解生育情况,令人佩服,中国是了不起。”

 

不过,当时外事接待亦留下了时代烙印。某次,周木英接待日本代表团,对方问她,你们的工资怎么来的?周木英回答,都是国家下拨的,不用担心,我们是“福利国家”。日本访客说,我们靠财政税收,拿的是纳税人的钱。“当时我们感到蛮‘自豪’的”,周木英老人笑着说,“现在想想真不该这么说”。

 

 


民间交往


 

时光荏苒。改革开放后的上海,特别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,旅游接待逐渐取代了政治接待。境外人士游申城,除了一条江(黄浦江)、一条路(南京路)、一座庙(玉佛寺)、一个园(豫园)之外,也希望能体验普通百姓上海人家的生活。

 

“我们曹杨新村继续向外宾敞开双臂”,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从事接待工作,如今已经退休的王堃琦说。如今,他是上海环宇对外文化交流服务中心的老师,继续承接曹杨新村外事接待工作。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,曹杨新村街道还有一个全市之“最”,街道专门设立了外事办,有两个编制专门负责这项工作。

 

在王堃琦看来,曹杨新村走市场化的旅游接待路线,由浅入深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。第一阶段是主要以交流为主,到居民家坐一坐,喝喝茶聊聊家常;第二阶段往往是主人做些上海本帮菜,大家围坐“圆台面”边吃边聊;第三阶段就在居民家中住上一天两天,吃吃饭,逛逛街,这也逐渐形成了曹杨“做一天上海人”的品牌活动。

 

生煸草头、白斩鸡、红烧圈子、松江鲈鱼、肉饼炖蛋……这是曹杨一村老居民周康乐招待外宾的拿手菜。每当有朋自远方来,一大早他就会骑着助动车去菜场买菜,回家就和妻子一起忙活,在并不宽敞的厨房做出六道冷菜、四道热菜,配以荠菜馄饨、芝麻汤圆、蛋炒饭等主食。细心的老周还在餐桌旁配了一个小圆桌,上面放着馄饨皮与馄饨馅,那些对面点感兴趣的老外,还可以现学、现包、现吃。

 

今年春天,台湾地区的里长代表团来访曹杨新村,与居民交流烹饪技艺。台湾朋友给了居民凤梨酥,曹杨居民回赠了他们茶叶。

 

 

当然,接待境外朋友的家庭有着基本的准入门槛:家里最好有两室,屋内布置有上海特色,主人热情好客还要有出色的厨艺。境外友人能在此感受到地道的上海风情,接待家庭亦能从中获得些经济回报,两全其美。

 

这样的“原汁原味”,让曹杨新村现在每年能吸引300批次的境外团队“深度游”。我们常说国之交在民相亲,民相亲在心相通,虽然曹杨新村居民与境外访客的交集仅仅是一顿饭、几天的相处,但贴心周到的接待让友人感受到上海人的热情与友情,这种最基层、最基础的民间交流,往往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,这同样是我们所说的“软实力”。

 

 

王堃琦举了一个例子,2014年一个日本访问团来曹杨新村体验居民生活。参访过程中有一个项目是在活动中心学习书法,上海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了“和平、友好”四个字,王堃琦注意到,日本朋友在宣纸上写下了“日中和平、日中友好”八个字。

 

“我们基层交流的目的,不就是这个吗?”他问我。